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东旭 > 阿玛尼少年只不过揭开一块遮羞布

阿玛尼少年只不过揭开一块遮羞布

本可以在掌声中胜利闭幕的深圳市政协会议,因为14岁阿玛尼少年的出现,蒙上一层厚厚阴影。

被裹挟进舆论风暴的少年是“无辜”的。怎样“善待”他,代表了一个社会的包容能力。甚至,应该“感谢”这位少年,是他揭开了一块遮羞布。与其“人肉”少年,不如关注下为何偏偏就发生在“两会”?

14岁少年列席政协会议,未必合理,却并不偶然。根据公开报道,珠海政协会议的同样做法已持续多年。

经历多年政治“普法”,政协就是参政议政的理念深入人心。即便是列席政协会议,也应具有基本讨论交流能力。观念已不可倒退。

只是,在实践中,“两会”远没有那么纯粹。

根据公开报道,少年之所以能够列席政协,与深圳团市委的“努力”分不开。团市委希望借此(包括青少年与委员代表“面对面”)培养青少年的政治参与意识。当今世界政治共同面临青少年政治参与度越来越低的窘境。

深圳团市委筛选、推荐青少年代表,虽然要经过政协同意,但政协好像并没有对名单中的13岁少年提出明显异议。可以说,这一过程,谁可以参加,谁不能参加,政协并不占有主导。

深圳团市委借政协这块宝地,也许真的达到了增强青少年责任感等目的。关键是,政协是不是一个谁想参加就能参加的平台呢?谁有权依何标准和程序决定会场应该坐着哪些人?

再进一步,如果其他权势机构也都希望“自己人”参加,政协(或人大)有无能力拒绝,扛住压力?要知道,参加(包括列席)两会是一件“肥差”,至少对于很多人是这样的。

讲三个故事:

第一,王汉斌曾回忆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规范化建设,委员“固定下来,以后不再变动。”他说,前几次换届选举,有几个省提出要增加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名额,因为一些同志要到人大常委会当委员。人大常委会答复,本届内不要再增加名额。其中,六届人大常委会时,有一次提出补一位离职的部长来当委员,当时委员长会议研究,常委会组成人员155人,还是不要动,后来请示中央,耀邦同志说,可以不增加常委会组成人员名额,这位同志改任中顾委委员。

第二,某市为了鼓励律师进村为村民提供法律咨询,解决纠纷,排解上访隐患,对于进村的律师,采取了灵活的激励机制,比如给予在政治上的照顾。2014年,该地区11名积极参与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律师当选代表或委员。

第三,同样是在此轮政协会议,无锡首次邀请网民代表列席政协全会。钱圣南、张振新、陶浩明三名网民代表,因为通过“无锡政协”微信公众平台积极反映线索,受邀列席。比如,陶浩明用手机随手拍随手发,向微信平台反映城市建设中的瑕疵问题近百张图片。

第一个故事让我们明白,“两会”是整个体制的一个组成部分,有人想进的时候,就应该有人能扛住,谁都能进,口子一开,恐怕就是沦为笑柄的前奏了。可是,靠什么扛? 

第二个故事让我们明白,“两会”在某些领导或机关眼中,就是一块可供利用的“宝地”,而且,可以用于“交换”。可是,为什么机会是留给了进村律师,而非为冤案平反的律师呢?

第三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想做,是可以真正集合民意的,但前提是要守得住,才能真正放得开。可是,又有多少人愿意那么做呢?

任何机制的运转都不是铁板一块,深嵌于所在的整个体系。无法改变整个体系时,个体一定意义上就是悲剧的存在。在国家面前,在单位面前,甚至在家庭面前,都不过如此。

但悲剧并不等同于悲惨。敌人太狡猾,人又太贪婪。利益与力量的或明或暗较量,很大程度还是要取决于“打铁还需自身硬。”而且,在利与力面前,规则往往也会退居次席。

也许吧,需要等到那一天,“两会”硬气了。可以不悲观。

推荐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