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东旭 > 立法法修订的一点业余观感

立法法修订的一点业余观感

两会完了,很多人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尤其是代表和委员们。和往年一样,两会上很多人说了很多话,也有很多观点。貌似与会者和看热闹者心照不宣,知道都是这几天的事,过去了,说过的话也就不值得再认真对待。 

人们习惯了质疑两会,甚至有的人已无力无心再发牢骚,麻木了。可在没有彻底绝望前,总会有一点希望,哪怕一点点,也好。

对于某些人或媒体来说,立法法修改是今年两会的焦点事件之一。3月11日,旁听了一个研讨会,主题是“财政基本法”。正好为《立法法》突变之时,税收法定原则条款被删减,学界普遍认为是“倒退”。距离表决只有三四天,自然,税收法定成为研讨主题,基调也比较明显,制造舆论压力,表达学界声音,尽管原定专题研讨内容比这要宽的多。 

刘剑文老师在研讨会上多次强调,希望媒体能将研讨会的声音传出去,多多益善。

与会者多为财税法学者,也是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的“头头”,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社科院、天津财经大学等。他们基本都参与过有关部门组织的财税法治活动,包括立法座谈、日常咨询等,甚至为领导人讲课。

会议参加人还有全国人大代表赵冬苓,一位编剧,最近热播的《红高粱》便出自她手。赵代表这几年对财税很积极,提过不少相关的议案和建议。在研讨会上发言,她开口便实言自己不懂财税,只是关注。在发言中也不难看出,赵代表的确不太了解,虽然她接受过不少媒体的采访。 

作为人大代表,赵冬苓还不是很明白建议和议案的区别,她引用别人的说法,“建议必须给答复,议案则不是”。在研讨会上,学者还就此有过一段小讨论,不少与会者也不是很清楚。

立法法这种较为专业的法律,对赵冬苓也是挑战,很难看懂,她在交流过程中多次提到这点。在讨论阶段,她更多的时候会引用副委员长李建国关于立法法的解释或说法。

关于人大代表以及政协委员的履职能力,近年来遭到不少诟病。怎么评价赵冬苓近年来不断呼吁财税法定?一方面,她的确不懂这些较为专业的内容,另一方面,她也的的确确在推动一些事情,尤其是税收法定。

政协委员和代表中有不少行业专家。张凤阳委员是南京大学政府学院院长,他说政协参政议政至少应该具备两个专业条件,一是要有公共关怀,二是要有基本的议政能力。怎么理解议政能力?如果不是行业专家就一定不能参政议政吗? 一些成熟国家的做法,专业性、事务性的工作在上会讨论之前其实都是已经完成了的,呈现出来的是看得懂、公开透明的内容,代表们不应该承担专家的活。

至少赵冬苓的例子表明,只要肯“用心”,知识并不是一道没法越过的坎。张凤阳老师说的好,“只要一个代表或委员肯虚心学习,向别人请教,基本都能够对自己的议案、建议、提案有所掌握。”所以,公共关怀很重要,有颗“代表”的心。

当前中国,利益诉求多元,作为公共的代表们或委员,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去找话题,很多建议会主动找到他们。比如,赵冬苓之所以每年都提与税收相关的内容,是因为刘剑文等人主动为其起草议案、建议等。赵冬苓也积极配合,愿意为税收发声。

研讨会上,李炜光老师的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赵代表就是我们找到的一块宝啊”。这话道出不少内容。据了解,每年两会代表和委员们都会收到不少来自四面八方的建议,包括很多案件投诉。

民间立法积极参与者熊伟先生曾总结多年来摸索的一些有效经验,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借助人大代表“献言”。他认为效果很好,在策略上,事成之前不宜过分宣传,依靠舆论也需把握分寸。

立法法取得一定进步,至少比三审稿要强,也不枉刘剑文等连夜撰文“上书”人大相关部门,并第一时间与媒体沟通。不少媒体盛赞赵冬苓和刘剑文等人的积极呼吁,功不可没,但也不应忽视,背后其实是一个财税研究的大团队。据了解,参与的学者其实很多。当然,有领头人很重要。

近年来,甚至不少代表和委员都越来越感觉到政治上的无力,另一方面又不否认,发声平台和机会并未减少,反而强化。 

如此发展下去,人大代表或委员们身边会不会聚集起一批有利益诉求且愿意为某些事去行动努力的人?能否保持这种结构稳定的首先是利益,而非良心或者崇高等。

事实上,刚开始看到立法法三审稿,不少代表和委员觉得没有希望再改回来,毕竟时间太短,而且,既然从二审到三审“他们”敢于这么改,就意味着各方压力都不小。后来,进步还是出现了。

参加研讨会的还有高强,以及财政部和国务院法制办相关人员。高强为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主任,曾任卫生部长。许善达也在原先的出席名单中,后来未到。不同声音,平心静气讨论一些问题,总比隔阂好。

不是乐观,只是有这种可能性。代表委员们未必都有“这个心”,尤其是考虑到目前的代表和委员结构。有过多年政协委员经历的侯欣一教授说,政协委员里边很多人回避政治,只讨论民生。

民间的努力究竟发挥了多大作用,很难评判。一次小小的研讨会肯定改变不了什么,甚至没有一点作用,但它体现了两会政治生态的一个侧面,有足够利益诉求,也有专业知识支撑的群体,正在借助两会平台,理性平和的与媒体一道发声。此次立法法修订,媒体的声音同样重要,甚至很重要。

如果代表委员、利益群体、媒体之间能够形成越来越多的自觉和自信,此次立法法的经验是否也可以复制?两会是否也可能有所进化,而非停留在“吸霾”的讥笑中?

至于立法法修订背后还有多少国家机关间的博弈,就不清楚了。

推荐 17